第二十七章 刮地皮

    女子捂着手臂,心中的惊讶,甚至压过了暂时的疼痛。

    她难以置信,“这不可能!”

    苏墨却显得十分平静,“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不信!”

    “我怎么可能连纪绾儿的男人都不如!”

    女子头发披散,脸面色疯狂,状若神魔。

    接着似乎是施展了什么秘法,她的气势节节攀升,双目之中透露出隐隐的紫气,显得贵不可言。

    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手臂重新变得完好如初,散发出一股铺天盖地的霸道之气。

    与此同时,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尽数转白,嘴角也再不断的流露出一丝丝的鲜血。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溢出的鲜血,面容邪异。

    “这原本是为你那相好准备的,不过现在只能先拿你开刀了!”

    沙包大的拳头紧紧握起,虬结的青筋暴起,仿佛像是蛟龙一般盘绕在她的全身。

    伴随着一身大喝,一道紫色的身影,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向着苏墨轰然而来!

    这是对方的拳头所化做汹涌攻势,气劲与四周的元气剧烈摩擦,甚至在她的体表燃起了一层明亮的光焰!

    就像是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带着崩裂大地的浩瀚气势,向着站在对面的苏墨狂猛的砸来!

    只是眨眼的功夫,流星便已经坠落了地面。

    轰隆的一声巨响之中,无尽的尘埃四散而起,碎石横飞,就连地面都隐隐震动了几下。

    “原本是想把这招留给你那相好的。可惜我还没有完全修炼完成。”

    “不过,就算只是半成品也足以打死你了。”

    “能把你打死,纪绾儿也会很伤心的吧?哈哈哈....”

    想到得意之处,女子忍不住一边吐血一边大笑。

    但她还没有笑完,一张冷漠无情的俊美面容,便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洁白如玉的右手举起,并指为剑。

    射出一道灵气凝聚而成的苍青色剑芒,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便直接洞穿了她的额头。

    “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也没兴趣去了解。”

    “但你向我出手的时候,便应当做好了自己身死的准备。”

    “另外,纪绾儿是我师姐。”

    女子听后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后悔,随后定格。

    苏墨最后看了她的尸首一眼,叹息一声,随后化作一道星耀流光,离开了这里。

    不知过了多久,好几批小门派势力的修士来到了这里。

    看到了一片狼藉的战场,以及女子的尸体,全都脸色一变。

    她们没想到,才刚刚进来就会遇到这种情况。

    “这人皇秘境可不是自家后院,比外面都要危险的多。”

    “没事不要去惹事生非,也没有师长能够去救你们,一定要小心。”

    一位稍显年长的修士正在叮嘱自己的师妹们。

    而她们感受到那即便是死去,也散发着冲天气势的尸体时,也是忙不迭的点头。

    苏墨走在方寸山的世界中,全力运转着苍青秘典,将伤势一点点的缓缓愈合。

    对方有一定信心将秘法修成之后,斩杀苏墨的二师姐。

    虽然这在苏墨看来已经很强,但恐怕还不足以斩杀他二师姐纪绾儿。

    她很强,但纪绾儿更强!

    对方用出来的,虽然只是半成品,但苏墨的修为和纪绾儿也不能比。

    最后一击之下,虽然苏墨抵挡住了,但也因此受了不少的伤。

    当然,这也是苏墨没有动用其他手段,都是用自己掌握的神通硬抗住的。

    没有使用他师尊交给他的诸多保命用品。

    他也想要看看,自己真实的实力在哪里。

    所以他感受到自己完全能够接下来之后,便没有动用外力。

    不过事实证明,苏墨还是有些拖大了,经验不足,感觉错误,虽然确实接下来,但也因此受了不少的伤。

    不过也可以理解。

    苏墨还没觉醒记忆时,根本就没有多少战斗的经历。

    全力出手都没有几次,更别说是这样的生死相搏。

    运转苍青秘典,将体内的最后一丝紫色气劲驱除,苏墨的脸上重新恢复了红润。

    这一次争斗让苏墨收获颇多,让他对自己力量的掌握更上一层楼。

    一边走着,一边在脑海中开始复盘刚刚的那场战斗。

    将两人交手的几招拆分开来,每一招都仔细观摩,不断推演。

    我这一招掌控力太弱,十成劲力打到对方身上剩余不足六成,还有这里

    对方发动这一招时,身上其实也有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