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朱八妹

    苏墨落下飞剑,离得近了,他才发现这座寺庙虽然看起来宏伟。

    但是似乎是已经废弃了,没有人在其中居住维护保养。

    房屋上面的瓦片有所缺漏,墙壁上布满裂纹,角落中到处都是蛛网。

    苏墨来到门前敲了敲门,“有人吗?”

    等待了几息并无反应。他稍稍加大力度,“有人...吗?”

    苏墨话还没有说完,门就已经开了。

    原来这门根本没有关严。

    进入门中,是一片由青石板铺就而成的广场,两边是亭台走廊。

    正对大门的就是大堂了,大堂之中有一座巨大的金身佛像,入门就可看到。

    苏墨缓缓向大堂走去,看似随意,不过他的精神已经高度集中。

    随时准备使用戒指中的传送符篆和防护符篆了。

    一旦力有不及,他马上转身就走。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进入大堂,和他先前的猜想一般无二。

    确实是废弃了,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连佛祖的金身上面都已经遍布灰尘蛛网,显得暗淡无光。

    苏墨伸手一挥,金身重新变得金光闪闪。

    他打量着这具雕像,虽然看起来宝相庄严。

    但他总感觉哪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苏墨也不是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佛祖雕像。

    她三师姐便是佛修,并且境界很高。

    所以苏墨对此还是不陌生的,看过很多佛祖各个姿态的雕像。

    但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发现,到底是哪里有所不对。

    苏墨离开大堂,通过两边的亭台走廊向后院走去。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一看就知道这些建筑是出自大师之手。

    建筑与周围地形完美结合,相得益彰,颇有几分韵味。

    但是令苏墨费解的是,他却发现地上有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一个濒死的女人。

    他在进来前便已经放出神识,将整个寺庙探查了一遍。

    如果有人是瞒不过他的感知的。

    但是这个女人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要使对方修为高强,那也就罢了。

    但这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这反常的一幕让苏墨又戒备了起来,没有轻举妄动,使用了数种侦查仙术。

    但都显示这个寺庙以及这个与女人毫无问题。

    寺庙是正常的寺庙,女人是普通的女人。

    苏墨打算先将这个女人救醒,问问看是怎么回事。

    伸手度过灵气滋润温养其五脏六腑,待其恢复正常后。

    苏墨又是抬手射出一枚饱食丹,精确的进入其嘴中。

    接着苏墨就在一边盘腿修炼,等待其苏醒。

    待到傍晚之时,太阳即将落下,这女子才悠悠转醒。

    她有些迷茫,但更多的是惊喜。

    喃喃自语:“我还没有死?我还没有死!”

    她用双手浑身上下都摸了一遍。

    又掐了掐自己,似乎是在确实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景色十分陌生,似是在一处庭园之中。

    而令她感到震惊的是,离她不远处,竟然还有一位白衣男子,盘腿虚坐在空中!

    她先是有些警惕,但是随即又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多余。

    看了看自己,衣衫褴褛,瘦骨嶙峋,浑身都是脏兮兮的。

    而这位男子,一看就不简单,又能图自己什么呢?

    况且她也渐渐回忆起来了,自己在晕倒之前已经饿的头晕眼花了,离死不远。

    现在自己并没有死,浑身上下还充满了力量,腹中再无饥饿感。

    恐怕就是这位白衣男子救了自己的性命。

    想到此处,她几步走到苏墨面前。

    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

    “感谢恩公救我性命,以后但有驱驰绝无怨言!”

    苏墨嘴角微勾的,救人是一件开心的事。

    如果救的不是一个白眼狼,那就更值得开心。

    毕竟在苏墨前世,农夫与蛇的故事可不少见。

    “你有这份心意就很好了,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

    “我只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不过,看着对方蓬松如鸟巢的头发,几块破布条构成的衣服,苏墨皱了皱眉。

    他前世今生都是有着一定的洁癖,只好先改口,取出一件衣物。

    “你先去洗个澡,将衣服换上再来回话吧。”

    女子有点尴尬的双手捧着衣物去洗漱了。

    清水去芙蓉,天然去雕饰。

    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