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岁大饥,人相食!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

    苏墨站在飞剑上,穿梭在云朵之上,感受着身旁呼啸而过的风,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豪迈!

    天地之大,任我横行!

    有幸能够来到这样一个精彩的世界,实在是太棒了!

    苏墨主动驾驶着飞剑,到处乱飞了好一阵。

    狠狠的过了一把御剑飞行的瘾后,他很快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让其自动前进,这功能有点类似前世汽车的自动驾驶。

    苏墨的这把飞剑来头可不小。

    主材乃是取自北原最北端,万里冰川千丈之下的寒玉冰铁。

    辅以数十种珍惜矿产,历经九九八十一天炼制而成。

    飞剑灵性很高,威力极大,功能众多,攻防一体,乃是一件极品法宝。

    这是苏墨的师尊,为祝贺他突破到第三境金丹而送给他的礼物。

    其实突破到第三境以后,苏墨已经可以不凭借外力而进飞行了。

    但是这样一来比较耗费精力,二来速度也比不上乘坐飞剑。

    所以苏墨赶路一般都用飞剑。

    苏墨盘腿坐了下来,又想到了肖妍。

    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的操作,给自己点了个赞。

    既给予对方了一定的压力,又留给对方一点念头。

    对于这个疑似拿着主角模板的女人,苏墨还是很感兴趣的。

    如果真的拿的是主角模板,那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呢?超脱吗?

    如果说当时自己真的出手,想要杀了她,她又会怎样从自己手中逃脱呢?

    还有,那自己和对方关系亲近,又会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呢?

    嗯,也不一定,按照套路来说,搞不好自己会被她的仇人用来威胁对方。

    然后在千钧一发的危难之际,她从天而降,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顺便收下自己的“芳心”?!

    苏墨自己想着都忍不住笑了。

    也不知飞了多远,前方渐渐出了一座城市的轮廓。

    苏墨主动驾驶飞剑加速飞了过去。

    苏墨只是将肖妍的事情,当做他今后漫长修行生活当中的一点点缀。

    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修为才是根本。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苏墨可没有忘了自己这一趟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于红尘中炼心,在世俗之中体会众生百态!

    洗练己身,突破瓶颈!

    苏墨收起飞剑,准备进入城中。

    同时用了个法术,让自己变得平平无奇。

    虽然并不高明,但是应付三境以下的人,还是戳戳有余的。

    虽然他不怕麻烦,但是也嫌烦啊。

    而自己的这张脸,显然是会为他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还没进入城中,他就感到有些不对。

    城外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人。

    他们或躺或坐,一动不动,眼神麻木。

    若不是苏墨以强大的感知力,感受到他们那微弱的生命力,甚至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不过他们也离死不远了,一个个生命之火如风中落叶,逐渐凋零。

    流民!

    苏墨不禁想到了这个离他很远的词。

    前世的苏墨,虽然说不上是大富大贵,但至少也是不愁吃喝的。

    而这一世的苏墨,更是在即将降生的时候。

    便被心血来潮赶来的师尊收下,培养长大,自然也是衣食无忧的。

    岁大饥,人相食!

    苏墨不禁想到了前世史书中,这短短的六个字。

    用最短的字,描绘出了最残酷的景象。

    苏墨现在也还没有那种超凡脱俗,视其他人为草芥的心态。

    所以见此情景,难免有些物伤其类。

    平复了一下心情,走进城中。

    城内熙熙攘攘,反倒是一片祥和的景象,与城外仿佛是两个世界。

    苏墨挑选了一家靠近中心,规模最大的酒楼。

    走进大堂,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输了,喝!”

    “满上满上!”

    “店小二,再来一盘卤肉!”

    大厅之中,已经有不少女人在桌子上划拳喝酒、打屁吹牛。

    见苏墨进来,不少女人都投来打量的目光。

    但见其面容普通,又失望的移回了目光。

    很快就有一名店小二腿脚麻利的走过来,热情地招呼道。

    “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打尖儿。”

    “那客官是就在大厅将就,还是去楼上包厢?”